fjh.xuan

LukeHere:

回旅店的路上遇到一家画廊。主人叫Titi Kwok Yong Chee,友好又热情。他说自己工作了20年,最终还是想画画,仿佛宿命一般。索性辞去工作不再为他人打工,开起画廊为自己兴趣忙活。他问我:你是做什么?我说:哦,我喜欢拍照,但却暂时没有你的勇气敢以此为生。然后他看我笑笑:也要等上20年?
Titi的画风融合了西方现代艺术的简明生动和中国水墨丹青的行云流水。线条明快,色彩浓烈。内容简单,思想深刻。如同我最中意的这幅,让我想起: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,即使你我都是最平凡普通的沙丁鱼,也要努力尝试着去成为红色的那一只。
Titi说他没接受过太多的专业训练,但深受父亲的艺术熏陶。“我父亲叫Kwow Se,是澳门艺术家协会前任执行主席”,说的时候满是对父亲的喜爱和尊敬。
我们聊了好一阵,Titi泡一壶茶招待我,然后领我参观了他的工作室。“下午没事的话,我开车带你去看看马六甲最美的地方吧,比较远,一般的游客都不会去的”。萍水相逢,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弄得又惊又喜,连声道谢。然后我问:那这画廊有人帮你看着吗?他说:下午就关门吧,自己开画廊就是要享受这种自由。
午饭后,我如约到他画廊集合,然后朝着马六甲最美的风景一路开去。

又及:他的画廊在Temple Street(Janlan Tokong),如果去马六甲旅行,不妨去看看。

牛奶起誓:

上火牙疼的要把脑袋炸掉了。

啊,最近好烦。

你们呢?


minoltaX700

FUJI C200

杜兮 Shrek:

既然你们说有意境,那我来改一下:上句是,孤藤,小枝,黑鸦。下句交给各路大神。